高古瓷器,古玩业行话叫做“老窑瓷器”。在划分上,大家都约定俗成地认为高古瓷是指明清以前的瓷器,还有一种说法是高古瓷包含东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各朝代所制作烧成的瓷器。业内甚至有一种观点认为,高古瓷仅是隋唐、五代、宋元时期烧成的瓷器,不包括东汉、魏晋南北朝在内,因为这一时期的瓷器仍处于半瓷半陶的性质。在拍卖市场,高古瓷则大多是指宋元瓷器,相对于明清瓷器而言,它们近两年才开始在市场上崭露头角。虽然具体定义存在争议,不过高古瓷是明清以前烧制的瓷器为业内共识。
高古瓷窑口众多,遍布大江南北,但人们对于高古瓷器收藏的了解却并不深入。高古瓷器博大精深,只有少数资深的收藏家热衷于研究它们,简单概括高古瓷器的主要窑口可分为汉代绿釉器;六朝青瓷时代有越窑、洪州窑等;唐代主要窑口有越窑、邢窑、邛崃窑、长沙窑等;宋代则有著名的龙泉窑、定窑、磁州窑、钧窑、耀州窑、吉州窑等;自元代发展出青花瓷以后便确立了以景德镇为制瓷中心的格局,其余窑口逐渐没落。
收藏往往是一个返璞归真的过程,收藏形式上渐趋朴素简洁,而情感上却越发丰富、渐入佳境。新手往往被新瓷的图案所吸引,把玩元明青花的藏家,会感觉明清彩瓷太过精致、太过匠气,太过媚俗,当藏家赏玩到龙泉窑、耀州窑、宋建窑、唐白釉之后,又会感觉到青花浮华有余而深沉不足。到了把玩汉代青釉及褐釉陶器、陶壶阶段之后,往往会被其朴素无华且蕴含远古文明的气韵所感动。到了玩赏新石器时代后期的素陶、彩陶时,这种感动变成了震撼——从器型到纹饰、图案、符号都充满了神秘的历史感。
一:自然风韵
  高古瓷器往往以器型、釉色取胜,六朝有青瓷,唐朝既有南青北白之素瓷,也有富丽堂皇的唐三彩。唐三彩是在色釉中加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焙烧期间形成了丰富的色彩,除了颜色艳丽之外,其造型更是生动逼真,充满了生活气息,即便是深埋地下千年,出土时依然光彩夺目,而越窑和洪州窑的美主要在于器型的古拙。 
中国陶瓷艺术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标志,而国人的审美追求是一种意境的表达,宋瓷则将这种自然风韵之美发挥到了极致。在中国瓷器的发展历史上,宋瓷是第一个高峰期,无论是种类、样式还是烧造都达到巅峰。宋瓷之美,美在内敛、温厚、含蓄,强调内心的感受。其中龙泉窑美在釉色、工艺的细致精美。其哥窑的开片更是代表了宋代官方最高审美标准--缺憾美,“雨过天青云破处 者般颜色作将来”天空般的青色,群山树木的“千峰翠色”,宋瓷无不把大自然之美色演绎到淋漓尽致。而釉色最美,当属龙泉窑。钧瓷独具魅力,其釉色千变万化,红、蓝、青、白、紫交相融会,灿若云霞。窑变是钧窑的魅力,钧瓷釉层厚,釉料自然流淌填补裂纹,出窑后形成了细致的流动线条,堪称‘入窑一色,出窑万彩’。另外,定窑瓷也堪称浪漫雅致,其窑口在河北省的曲阳县,涩口、泪痕和丝竹刷痕是其主要的特征。所谓泪痕是釉的厚度不一,有明显流淌的痕迹,叫泪痕。宋瓷的美,在于造型的俊秀端庄,在于色彩的淡雅含蓄,在于釉质的滋润通透。 这样的美是自然而不做作,是内敛而不夸张。这与宋人理性而质朴的审美追求是完全一致的。宋代的美学、淡泊、素雅、含蓄、内敛、能拥有它们是我们一生的荣幸。把玩着这些不同时期的陶瓷作品,恍若与历史对话。 
二:以稀为贵  
近年来,随着国际高古瓷器市场的持续升温,国内藏家也开始将目光聚焦这一门类。以2006年老窑瓷价格的涨势最为迅速。当年在美国拍卖的北宋越窑刻花粉盒,估价只有30万元人民币上下,而最终的成交价却高达158万元;估价30万元的南宋龙泉窑青釉折沿洗,以超过300万元人民币成交。到了2008年,高古瓷器的市场价格又登上了一个新台阶。当年苏富比的一件南宋官窑青瓷粉青釉纸捶瓶,以超过6000万港元成交。而国内市场对于高古瓷器的反应则是井喷式的,在上世纪90年代它们还是冷门品种,当时一件高古瓷器的价格只有千元左右。2001年,国内高古瓷器市场开始升温,2006年出现爆发式增长,当年一件宋汝窑天青釉撇口瓶以1.76亿元的天价成交,带动了其他高古瓷器价格的上涨……
高古瓷器年代久远、存世量不多,而价格仍然较低,所以未来的市场表现值得期待。以龙泉青瓷为代表的高古瓷器的价格年年走高,宋湖田、宋钧、耀州窑、磁州窑、吉州窑、建窑等都受到了藏家的热捧,另外汉绿釉、洪州窑、岳州窑、长沙窑等也有很大的市场潜力。高古瓷器的收藏讲究造型优美、釉色自然、品相完好。高古瓷器多为日用品,其造型、工艺、纹饰等暗合大众的审美情趣,而在气质神韵上,高古瓷器往往质朴古拙,追求自然风雅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