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世纪末元灭南宋后,结束了我国南北分裂的局面,建立了横款亚洲,东欧的大帝国。国内各族人民之间的经济文化交往增加了,龙泉窑青瓷的销售范围扩充了。同时元政府继续重视对外贸易,龙泉窑青瓷是对外贸易的重要商品之一,1976年在韩国前罗南道新安海底发现的一艘沉船,经过多次打捞,获得各类文物二万二千多件,其中龙泉窑青瓷多达一万二千三百多件,数量惊人,出口量很大。由于内需外销的迅速增加,龙泉窑瓷业得到了蓬勃发展,新的瓷窑大量出现。在龙泉的中心产区大窑周围,有五十多处瓷窑在忙忙碌碌的生产,在狭长的山谷里正是白天烟雾弥漫,夜间炉火辉映。

 

元代龙泉窑因销售范围的扩大和为了满足各地消费者的不同需要,新的产品不断增加,花式品种十分丰富。常见的器形有碗、盘、盏、盏托、杯、执壶、罐、粉盒、唾壶、瓶、花盆、洗、笔筒、笔架、砚滴、鸟食罐、香炉和塑像等。其中碗有莲瓣碗、菊花碗、束口碗、斗笠碗、八角碗、两面刻花碗、敞口(或外翻口)弧腹碗,在以上的各式碗中,以后一种碗数量最多;盘有方盘、八角盘、荷叶盘、菊花盘、荔枝盘、露胎三桃盘、敞口圆唇盘和折沿盘等,折沿盘有圆口和葵花口两种,数量最多;瓶有长颈瓶、纸捶瓶、玉壶春瓶、琮式瓶、尊式瓶、贯耳瓶、蒜头瓶、葫芦瓶、海棠式瓶、六角瓶、八角瓶、吉字瓶、梅瓶、灵芝耳瓶、凤耳衔环瓶和缠枝牡丹大瓶等。元朝的琮式瓶于宋代的不同,多数带有瓶座,同时龙泉溪口窑生产的吉字瓶,因下腹和底小,摆放时不平稳,所以也做一个镂雕瓶座,把瓶插在瓶座上,既平稳又美观。瓶类中的缠枝牡丹瓶制作精细,器型高大壮丽,特别引入注目。

 

香炉有鬲式炉、鼎炉、鼓式炉,六角兽耳炉、樽式炉和鼓钉三足炉等。在元代初期炉的形状是承袭前代的,到了元代中晚期器形的变化较大,如大德六年鲜于抠墓出土的鼎炉底下有圈足,底周三足作兽头形外撇;有的在圆腹形鼎下作三个乳足,器形小巧优美。也有的炉身保持鼎的形状,但底下无三足,两旁装鱼耳。又如樽式炉,南宋时圆筒形腹的上下直径几乎相等,三足落地,元是筒腹的下部逐渐缩小,腹径上大下小,器底下凸,三足逐渐提高,不久演变成器底落地,三足悬空,不起足的作用。这种器底落地,三足悬空的炉是龙泉窑元代特有器型,在其后的明清时代里,亦有此类的临空足作品。

 

供文人使用的水盂,有鱼滴、滴舟、道士砚滴、牧童骑牛砚滴和老鼠偷油水盂等,器形新颖独特,是文房中的珍品,也显示了器形设计者较高的艺术造诣。

另外,一部分瓷窑还生产器形、纹饰相同的成套餐具,如六角、八角、菊花和其他形式的碗、盘、杯等,供消费者使用,宴饮时碗、盘、杯的式样、纹饰一致,格调相同,另有一番风味。

在丰富多彩的器物中,大碗、大盘、高足杯、罐等是元代的新产品,它们的出现和大量生产是为了满足蒙古贵族的需要。

为了获得元朝统治者的喜爱,元代龙泉窑的匠师们采用刻、划、印、贴、镂、雕和褐色点彩等各种装饰工艺来美化瓷器。

刻花、划花、印花是元代龙泉窑瓷器中的主要装饰。常见的花纹有牡丹、莲花、荷叶、菊花、梅花、茶花、灵芝、海棠花、缠枝花、桃、石榴、莲瓣、卷草、梅月纹、弦纹、锯齿纹、方格、回纹、勾连纹、云纹、火焰纹、水波纹、浪涛纹、龟、鱼、鸭、龙、凤、鸳鸯、飞雁、古钱纹、八仙、八宝、杂宝和十字杵等。

莲瓣仍旧是元龙泉窑的主要装饰之一,除宽矮的莲瓣纹外,多数瓣面狭长,形似菊瓣,因为它由南宋时瓣面丰满,瓣脊凸起的莲瓣发展而来,所以许多人仍称为莲瓣纹。

除了花纹装饰来美化瓷器外,在部分瓷器中还刻印文字,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龙泉窑元代窑址中发现了印蒙古字八思巴文的碗、盘的瓷器,八思巴文在至元六年(1269年)正式颁行,它由藏人八思巴创造,所以现在通称八思巴文。八思巴文在正式颁行后,元政府会屡次下令强制推行,但是直到元朝灭亡前,它的使用范围还主要是在官方文书上。到目前为止在元代瓷器上发现八思巴文的除龙泉窑外,只在福建德化屈斗宫窑址有少量发现,和杭州市万松岭南凤凰山瓷窑的少数支钉上有八思巴文。由此可见龙泉窑在元代的瓷业生产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