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瓷,既宋代烧制的瓷器。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说:“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活在中国的宋朝。”而余秋雨的呼唤则更热切:“我最向往的朝代就是宋朝”。宋朝经济发达,宋富,这已早成历史的定论。北宋首都汴梁(今河南开封)和南宋首都临安(今浙江杭州)都是人口过百万的大城市。“清明上河图”更描绘了当时世界上唯一过百万人口城市的繁荣富贵。宋朝的城市不像唐朝的城市一到黑夜就一片黑暗,宋城在黑夜里是灿烂的光明之城,“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当汴州”。宋人生活得是如此富足幸福。宋朝没有“路有冻死骨”的贫穷与“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悲观绝望。只有“西湖歌舞几时休”的醉生梦死的乐观、繁华。这样的生活不知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生活。物质生活的富足,精神追求变的越发迫切,于是宋朝在经济发展的同时有了强烈的文化需求,宋人闲暇的生活,审美趣味,生活情趣,都促成了宋朝的文化高度繁荣。出现了一大批名垂青史的文人骚客,古今中外最著名的唐宋八大家中宋朝就占了六位之多,朱子儒学大彰其到,理学发展达到中国古代哲学进程的高峰。可见其文化之光辉是何等耀眼。宋朝科技发展更是遥遥领先,宋人先后发明了纸币和活字印刷,指南针和火药也日趋完善并开始大规模使用。宋朝的经济、文化和科技当之无愧世界第一。真正的艺术就是宋代创造,这是世界公认的,世界顶级博物馆高端中国艺术品就是宋瓷,而日本,更是对宋文化顶礼膜拜。宋朝的灭亡是因为宋朝太文明,宋是文明的创造者,而蒙古族是文明的掠夺者,这样一个高度文明的国度根本抵抗不住野蛮的马背名族的侵略,中华文明宋后已绝,不少外国的史学家将宋朝灭亡视为古典意义中国的结束,所谓“崖山之后,已无中国”。

宋人对美的铨释,对礼的理解,对自然的热爱,对古风的崇尚,也有意识地通过瓷器这个载体表现出来。举世闻名的五大名窑都是出在宋朝,“杭州修内司官窑,龙泉哥窑,河南汝窑,河北定窑,河南钧窑“各地民窑也是百花齐放,争齐斗艳,制瓷工艺达到巅峰,可以想象宋朝时期瓷器烧制是何等的辉煌,被西方人称之为土黄金。而宋瓷不仅仅是拿来用的,也呈现背后用它的人的品位,如其中龙泉的哥窑,原是因开片过度,一种烧坏的瓷器,宋人从最初的无奈到后期的主动追逐,后被宋文人赋予一种病态美学。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哥窑代表着宋代官方最高的审美标准——缺憾美。鉴于宋朝的文学修养和以文治天下的政治理念,宋朝的文学造诣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同时也造就了这种缺憾美的审美艺术。宋瓷的美,在于造型的俊秀端庄,在于色彩的淡雅含蓄,在于釉质的滋润通透。 这样的美是自然而不做作,是内敛而不张扬。这与宋人理性而质朴的审美追求是完全一致的。宋代的美学、淡泊、素雅、含蓄、内敛、能拥有它们是我们一生的荣幸。理所当然,单色釉的宋瓷成为陶瓷收藏家生命中最后寻觅的珍宝,就像一道永恒的光,永远诱惑着陶瓷收藏家们闪烁的眼神。

现如今大多数的人喜欢媚俗的东西,而漠视淳朴自然,当一个人经历过媚俗,而变得愈发内敛,当价值观念慢慢转变,对精神富足更加需求时,就会越发体会宋瓷的美。所以我们对宋瓷要给予绝对的尊重和崇敬,即使是一块瓷片,也要倍加珍惜,甚至顶礼膜拜,因为它是中华文明辉煌时代的印记。

龙泉窑也是在南宋时期达到巅峰,而龙泉窑的发展史恰好印证了中华文明兴衰史,龙泉窑始于三国两晋,发展在北宋,鼎盛于南宋,元明延续,而衰于清。南宋是龙泉窑巅峰时期,北宋覆灭后,北方人大量南迁,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南移,而北方汝窑、定窑等名窑已被战争所破坏,瓯窑和越窑也相继衰落。到南宋晚期,由于北方制瓷技术的传入,龙泉窑结合南艺北技,创造了我国青瓷史上的顶峰,至今无法超越。宋瓷最美在其釉色。宋瓷无不把大自然之美色演绎到淋漓尽致。而釉色最美,当属龙泉窑,“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 这正是龙泉窑宋瓷最好的写照。

玩宋瓷,必须要有一点宋人的哲学和心态。而玩宋瓷的最高境界是“禅”,即静思;想热闹、想名利,玩不好宋瓷。由于政策的原因,宋瓷无法在国内上拍,现如今是青花的天下,所以玩宋瓷注定是寂寞孤独的,但你要有一颗恒心,守得住寂寞,注定宋瓷是少数有品位之人的玩物。我相信当宋瓷被人们热捧之时,正是中华文明复兴之时。

我出让龙泉窑高古瓷、宋瓷不仅仅是为了盈利,而最主要目的是想让更多人领略宋瓷的魅力。因为当我面对宋瓷的这份淡雅和内敛后,起初的功利和心性都会慢慢发生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