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杰出的新工艺

 

南宋时江南人口激增,经济发展迅速,尤其是浙江、苏南发展更快,成为全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农业、纺织、金银和玉石等手工业都很发达,商业繁荣。在京城临安(今杭州市),真是万物所聚,应有尽有。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皇室、官僚和贵族们的生活更加豪华奢侈,靡丽成风。南宋前期龙泉窑生产的黑胎薄釉单面刻划花瓷器,质量不高,不能适应社会的需要。所以在公元1200年前后,在皇室、官僚的支持下,龙泉窑的瓷业中心大窑的部分瓷窑,学习吸收南宋官窑先进的制瓷工艺,从胎釉配方、造型设计、上釉方法、装饰艺术到装窑烧成都有了重大的改变和提高,生产黑胎厚釉和白胎厚釉两类高级瓷器,供皇室和官僚使用。以后,这种精湛的制瓷工艺,不断得传播到金村、溪口、八都、安福、安仁口、周垟和庆元县、云和县等地的许多瓷窑,产品畅销国内外,龙泉窑名闻中外。

 

1,  坯料的改进

在南宋前期以前,龙泉窑都用瓷石一种原料做坯,龙泉大窑等地的瓷石,氧化硅含量高达70%以上,属于高硅低铝的原料,坯料改用瓷石和紫金土两种原料配成。紫金土中含有较高的氧化铝和氧化铁,胎内铝含量增加,能提高胎的抗弯强度,在高温中不易变形,可以做成薄胎瓷器。

掺紫金土较多的黑胎厚釉青瓷,多数胎厚在一毫米左右,真是壁薄如纸,现在俗称夹心饼干,器形轻巧优美,可以与金银器比美。只有花觚、尊等仿古代铜器形式的器物,瓷胎比较厚重,给人们以庄重之感。器形设计者对胎壁厚薄的处理是十分恰当的。胎内氧化铁的含量达3.5-5%,并在还原焰中烧成,所以多数瓷胎灰黑如铁,通称【铁骨】,圈足底端无釉处,呈黑褐色,俗称【铁足】。

在白胎厚釉青瓷的坯料中掺入的紫金土数量少,所以坯内氧化铝的含量不高,胎比黑胎青瓷厚,但比南宋前期的瓷胎薄。坯内铁的含量增加到1.35-2.43%,使圈足底等无釉处的胎面,在烧成后期的冷却阶段,经过二次氧化,呈现朱红色,俗称【火石红】。匠师们为了美化瓷器,提高瓷器的质量,他们将圈足修薄和经过细心的刮釉,烧成后使足底出现一圈纤细的朱红色,在青釉的衬托下,好像在青色的海洋中,镶嵌着一圈红光,和谐协调,增添了美感。同时在人物、佛像等各种瓷塑的手和脸,都不上釉,使这些部位出现于皮肤颜色相近的浅紫色,以增加塑像的真实感。

2,  釉料的改进和施釉技术的提高

龙泉窑以前用的是含钙量高的石灰釉,釉层薄而透明。为了增加釉的厚度,提高青釉的美感,改用钙钾釉。经测试,白胎青瓷中钙的含量只有8.39-11.51%,而钾钠含量高达4.8-6.77%,使青釉厚而不流,气泡不致变大,釉面光泽柔和,这是釉料配方上的一个创造性的进步。

其次是釉层大大加厚,使釉呈现较深的青色和具有丰满莹润柔和和悦目的特色。当时为了获得丰厚的釉层,采用了多次素烧多次上釉的复杂的工艺。我们在瓷窑遗址中发现了素烧炉、素烧坯和生烧坯标本,证明当时的上釉过程是:坯件素烧→上第一釉→二次素烧→上第二次釉→三次素烧→上第三次釉,最后入窑正烧。釉层越厚,素烧和上釉的次数越多,最多的上五次釉,工序十分复杂。

   釉色有粉青、豆青、梅子青、米黄、蜜蜡、芝麻酱、鹅皮黄和乌金等色。釉是一层半透明的玻璃,所以胎的色调对釉的呈色具有衬托作用。也就是说黑胎青瓷釉的呈色较深,紫色,乌金色,蟹壳青、墨绿色是黑胎青瓷特有的颜色。黑胎青瓷釉层开片,多数釉层透明,表面有浮光。白胎青瓷因胎白,所以釉色较淡,呈粉青、梅子青、米黄、蜜蜡等色,色泽淡雅滋润,犹如美玉雕琢而成。同时烧成气氛和烧成温度的高低,对釉的呈色也有很大的关系。粉青、梅子青、豆青等青釉,都是在还原气氛中烧成的,其中粉青釉烧成温度偏低,处在微生烧阶段。釉溶的不透,在釉层中存在着大量未溶石英、硅灰石晶体和无数的小气泡,使进入釉层的光线产生强烈的散射,从而使釉外表呈现一种柔和淡雅,如同玉石一般的美感,而厚厚的釉层更加强了这种美的效果。梅子青在强还原焰中烧成,烧成温度高,所以釉层清澈透明,釉色青翠,如同翡翠雕刻而成。但釉层厚薄不匀,有流釉现象,这种釉色只见于白胎青瓷中,米黄、蜜蜡、鹅皮黄等黄釉,都是在氧化焰中烧成的,而且温度偏低,所以釉层滋润如堆脂,釉面精光显露,别有一种风味。其中色泽淡雅的粉青釉是白胎青瓷和黑胎青瓷中数量较多的一种釉色,说明窑工的烧窑技术是很高的。

为了提高产品的品质,这时的瓷器都是通体施釉,只是圈足的底部和三足器的足底无釉,呈朱红色,与南宋前期瓷器外底无釉的情况不同。另外盖碗、盖鉢等器物,采用盖与器物合烧法,使盖与器口更加密合,釉色一致。为了避免烧成时互相粘结,所以将盖口交接处的釉割掉。还有把杯、盅、洗等小件器物采用叠烧法,装窑时,在把杯、盅的口部放一个盏式垫饼,垫饼上装一件洗,所以把杯、盅的口沿无釉,呈朱红色。以上是南宋后期新出现的情况,也是断定龙泉青瓷年代的依据之一。

 

 

(二)两种精美的产品

 

从十三世纪开始,龙泉窑的主要产品有:黑胎厚釉青瓷和白胎厚釉青瓷两种精美产品。

黑胎厚釉青瓷,是按照杭州乌龟山南宋官窑后期薄胎厚釉瓷的先进制瓷工艺而生产的,产品数量少。迄今只有龙泉大窑、溪口两地近十处窑址中发现这里瓷器,而且都是与白胎青瓷同窑合烧的,其中溪口瓦窑垟窑以生产黑胎厚釉青瓷为主,其他瓷窑以烧白胎厚釉青瓷为主,兼烧一部分黑胎青瓷,别的瓷窑则完全生产白胎厚釉瓷器,所以这时龙泉窑主要产品是白胎厚釉青瓷,黑胎厚釉青瓷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也认定此类瓷器就是南宋时期龙泉窑的官窑器,十分的珍贵稀少。

黑胎厚釉瓷器的胎很薄,多数瓷胎的厚度在一毫米左右,盘、洗等较大器物的厚度也不过3毫米,只有花觚、尊下部的胎厚4-5毫米。多数胎质细腻坚硬,灰黑如铁,少数胎呈黄或砖红色,胎质疏松而轻,通体施厚釉,只有人们视线不易见到的部位,如瓶、罐的内壁,只上一次釉。釉中普遍有开片(既裂纹),这是窑工们利用胎釉膨胀系数差来美化瓷器的一种方法。瓷器的口部,在烧高温时因釉汁下流,釉层薄,隐现灰紫等胎色,俗称【紫口】;足底,主要是圈足着地部分无釉处的胎,呈灰褐色,通称【铁足】。薄胎厚釉,釉层开片,紫口铁足是黑胎青瓷的特点,这个特点与南宋官窑后期产品的特点完全相同。

白胎厚釉青瓷的制作工艺也是承接南宋官窑的,但有创新。胎料中紫金土的用量少,氧化铝和氧化铁的含量低,所以胎较厚,胎色白中带灰。圈足底部和塑像的脸手等无釉处,呈朱红色或浅紫色。釉的化学组成也有差异,釉中铝、钙的含量比黑胎青瓷低,胎釉的膨胀系数接近,结合烧成温度和冷却温度控制恰当,多数青釉釉层光洁不开片。又由于白胎青瓷胎色白,所以釉色青翠,有的如碧玉,有的似翡翠,如粉青、梅子青釉等等,把我国的青瓷生产技术大大地推进了一步。

瓷器的样式品种十分丰富,有碗、盘、杯、盏托、执壶、扁壶等饮食器皿,有罐、盒、灯盏、渣斗、熏炉等容器和照明、卫生用瓷;有笔筒、笔洗、水盂、笔架等文具。也有花瓶、烛台、香炉、佛像、八仙等陈设瓷和祭器,以及鸟食罐、象棋之类的娱乐用瓷等等。而且每一种产品形式多种多样。如碗有莲瓣碗、莲花碗、八角碗、束口碗、斗笠碗、盖碗、夹层碗;瓶有龙瓶、虎瓶、梅瓶、凤耳瓶、鱼耳瓶、龙耳瓶、穿带瓶和仿古代铜玉器的觚式瓶、尊式瓶、琮式瓶、贯耳瓶、弦纹瓶、纸捶瓶、胆瓶和玉壶春瓶等等;炉有鬲式炉、鼎式炉、簋式炉、樽式炉和八卦炉等。其中荷叶盖罐、葫芦形执壶、福寿炉等是南宋晚期出现的新器型。龙泉窑南宋时期烧制的瓷器品种丰富,用途广泛,也显示了中华名族高尚的生活习俗。

瓷器制作精细,器形优美,产品设计者为了满足消费者仿古复古的风尚,将瓶、炉等许多器物做成古代铜、玉器的形状。

南宋后期的瓷器以优美的器形和滋润如玉的釉色来获得人们的喜爱,纹饰使用不普遍。造型俊秀端庄,色彩淡雅含蓄,釉质滋润通透,内敛,素雅,这与宋人理性而质朴的审美追求是完全一致的。所见的纹饰只有弦纹、莲瓣纹、牡丹、龙、凤和鱼纹等。在南宋末年还使用菊瓣纹和福寿吉利文字等。

白胎厚釉和黑胎厚釉两类精美高级瓷器的生产年代,在《龙泉青瓷简史》和《龙泉大窑古瓷窑遗址发掘报告》中已经进行了考证,认为是公元1200年前后开始的南宋后期。前几年对松阳县横山庆元元年(1195)纪年墓出土的六件梅瓶再次作了观察,其中有两件釉较厚,在盖的内口缘有二次施釉的釉线,由此证明在庆元元年已经开始施两次釉,先进的厚釉工艺开始了,公元1200年以后就大量的生产供皇宫和官僚使用。

 

此文摘录自朱伯谦主编《龙泉窑青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