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开始龙泉窑进入了发展时期,从此,瓷业生产延续不断,瓷窑增加,生产规模不断扩大,瓷窑的分布面越来越广,在北宋早期,瓷业集中在龙泉市金村和庆元县上垟两县交界处的溪流两旁的上坡上,共发现生产瓷器的窑址八处;到了北宋中晚期,在龙泉大窑村、金村、大白岸、庆元县上垟、丽水市石牛等地发现窑址二、三十处,瓷窑数量显著增加,分布范围广阔,为南宋瓷业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其中,龙泉的大窑和金村为主要窑口,这两处窑址群生产的瓷器品质最高,南北宋时期都烧制了大量的精品和贡瓷

 

北宋早期的瓷器,坯料经过认真的加工处理,胎质细腻且薄,多呈白色。多数瓷器通体施淡青、灰釉,部分瓷器外底无釉。装窑烧成时在坯体的外底用垫环托烧,圈足凌空,不与匣钵接触,所以有的圈足外撇,足底包釉,外底留有泥条或泥点的痕迹。常见的产品有碗、盘、盏托、执壶、盒、罐、梅瓶、多管瓶、盘口壶等。形体细巧,式样优美。碗、盘常作荷花形式,口沿多处凹进,圈足微微向外撇出。瓷器普遍装饰刻划花,花纹有莲瓣、牡丹、菊瓣、梅花、水草、蕉叶、鱼、鸭、水波纹、龙纹、云纹、八卦和弦纹等,线条纤细娴熟,刀法精深。

在龙泉市金村大树岭和大窑等瓷窑遗址的堆积层中,刻划花瓷器叠压在淡色釉瓷器堆积层上,说明这些瓷窑是先烧制淡色釉瓷器,后来烧制刻划花瓷器。所以刻划花瓷器应是北宋中晚期才开始烧制。这时期的瓷器,与早期的淡青色釉瓷器有明显的不同,差别比较大。首先是用当地含硅和含铁量高的瓷石做坯,所以坯体比较厚,胎呈灰色或淡灰色。第二是釉,釉层薄,釉色青中带黄,釉层开片和凝聚成点状的现象比较多。经过测试属石灰釉。石灰釉的特点是:高温粘度比较低,容易流釉,釉层薄,釉面有光泽,釉面会呈现很明显的玻璃玉质感。第三,一部分器形比较高大的盘、鉢、罐、壶、瓶的装烧方法比较原始,既将坯件放在喇叭形垫座上明火烧成,烧窑时坯体直接受烟火和窑内落沙的侵袭,致使釉色不纯和釉面粘附沙粒。碗、盘、盒、盏托等小件器物,则是外底装垫环或扁圆形垫饼,放在匣钵内烧成。所以瓷器的外底都没有釉,露胎呈灰色,有的留有泥点,垫环或垫饼的痕迹。第四,瓷器上盛行刻划花装饰。花纹题材丰富,有团花、蓖纹、浪涛、折扇纹、云纹、莲花、荷叶、缠枝牡丹、蕉叶纹、莲瓣纹、水波纹和垂叶纹等。其中团花、浪涛纹、蓖纹、折扇纹是碗、盘、盏的主要装饰,前两种是器物里面的装饰,蓖纹、折扇纹刻划在外壁。蓖纹是用蓖状器划成的条纹,线条密集。折扇纹是用刀刻成的直线,两线之间有一定的间距,间距上宽下狭,形似张开的纸扇。折扇纹的普遍使用时间在北宋晚期,比团花的使用时间要晚。龙泉窑的匠师们在北宋晚期偏晚时开始用刻划的莲花荷叶装饰器物,到南宋前期莲花荷叶成了碗、盘的主要装饰,但线条比北宋时的稀疏。其他纹饰都装饰在执壶、梅瓶、粉盒、盘口壶和多管瓶等器物上,在一件器物上分层的刻划几种花纹,装饰很讲究。这时期的刻划花常常用刻刀刻出各种花的轮廓线,刻时刀面倾斜,刻线一面浅一面深,为俗称的半刀泥工艺。刻线内外划蓖纹,蓖纹线条细密,视花纹的不同而有长、短、弧、直等各种形式,如在莲瓣纹内的蓖纹直而长,团花、浪涛、垂叶等刻花中的蓖纹短而微弧,成为花茎和叶脉,使花叶形象生动。同时,随着岁月的不同,蓖纹有疏有密。北宋中期蓖纹多而密,到晚期时逐渐减少。由于刻花深,蓖纹细而浅,使釉层厚薄不一,呈色有深有浅,纹饰引入醒目,表现了很好的装饰效果。刻划花饰工艺是龙泉窑北宋时期最有代表性的一大特色。